有所不为

瘦了一树菩提,湮灭一地尘埃

青字文艺:


  习惯了在音乐里寻找安慰,那些音符,把我从陌生的路上唤回来,灵魂似乎被抽去了丝,轻得如一缕香,承不得一件薄纱。--文:篱落疏疏
  
  季节的午后,煮一壶清茗,不加欣喜,不添忧伤,慢慢地品尝苦涩过后的香醇,人生亦是如此。很多时候,美好的东西总是在指尖的缝隙中不经意的流失,岁月让很多期待就这样远了,淡了,薄了。
  
  自古以来,人间万事,经历多少风云变幻,桑田沧海,许多曾经纯美的事物,都落满了尘埃。任凭我们如何擦拭,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色彩。纵然是万里青山、百代长河,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有所转变,留下命定的痕迹。唯有那剪清月,圆了又缺,缺了又圆,一如既往,不为谁而更改半点容颜。
  
  记忆的梗上,谁不有两三朵娉婷,披着情绪的花,无名的展开,我不知道,一种缘能走多远,但我知道,我记忆的梗上,穿过我的长发你的眼,必定会开满你淡蓝的温暖。细数时光,过往的日子,浮现在耳畔眉间,那一帘心事,犹如绵绵细雨,滴落心间,如此薄凉。
  
  在如水的时光里,相遇和别离,犹如花开与花落,无需刻意,不必执着,经年之后再回首,或喜或悲,亦不过如此。回眸逝去的年华,时光的隧道里又暗淡了多少记忆与怜惜,一路走来,有过美好,有过忧伤,欣赏过花开的娉婷,静观过落叶的凄美,渐渐的懂得长久的奔波,总会有一席之地来安放疲惫的心。
  
  人生若只如初见,可遇见了就是遇见了,相识了就是相识了。就像一朵花在含苞待放之时你喜欢它,期待它早日盛开,可是当那一日到来,你发现他不是你所期待的模样,不能提出让它合起重新开过的要求。人和花相似,每个青春的人,都惊艳过,开在季节的枝头,绚丽绝美。但不是所有人,都可以在恰好的年岁,遇见恰好的人。就算遇见恰好的人,相处久了,也未必会一直如初见般温暖美好。
  
  红尘路上,有些人,携手一程就分道扬镳,有些人,转过万水千山终不离不弃。日暮黄昏,行走在落英缤纷的小径,想着那些曾经许下的诺言,是否喝一壶肝肠寸断的酒,看一场意兴阑珊的雨,唱一首撕心裂肺的歌,就可以回到初见,回到最美的时节?
  
  安于这份娴静祥和的生活,虽然内心深处温软易感,却也持几分疏澹,澄明颖逸的行走在红尘一隅,静守陌上花开,漫数落英飞度,慵散的执意,优雅的孤单,那种被放逐角落的默默无闻,却是无比悠游的淡泊与超然。
  
  看一场姹紫嫣红的春光,喝一杯赏心悦目的清茶,不论暖和凉,做一个洗尽铅华的女子,爱一个平静的人,不问对与错,携手乱世的红尘。淡然心弦,修因种果。那些爱时光会记得。岁月静好,安之若素,经年以后,蓦然回首时,但愿依然是那个拈花微笑的女子,明媚如初。多少的繁华,多少的情爱,回首之间,已成惘然。难了的情缘,皆因念由心生,一念起,春暖花开,风生水起,一念灭,若可不为谁容,轻染桃花的嫣红,独自芬芳,娴静若水,宛如清扬。
  
  我想不起在哪一年曾与之相遇。有些事,谁也说不清。爱只一个字,在时光里沉浮,至于会进入谁的梦里与谁结缘,属于天意。云在天上,风在身外,我用一颗心将灵魂安顿在如经卷的时光里,静静呼吸。
  
  一卷书,一盏茶,一段悠闲的时光。在时光的经卷上,无论我们如何念诵,到最后能否破茧成蝶实属缘分,所以从不翘首以盼,只愿静默相向。一些日子,一些旧人,一些往事,顷刻鲜活于指尖,任千般思绪在茗袅中若虚若幻,此时,惟愿与一屏素淡如水的文字坐老时光。那些静如春水的文字,纤尘不染,安之若素。点点滴滴,丝丝缕缕,无关风月,只遣心情。
  

  你是我种下的前因,我又是谁的果报。瘦了一树菩提,湮灭一地尘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继续阅读:陈亚墨的故事你不懂

青字文艺官方微博:http://weibo.com/qingziwenyi

继续阅读:『青春文字第一刊,似火年华皆文艺』新锐青春文学旗舰!— — 青字文艺

继续阅读:「巅峰大赏 文艺复兴」高端纯文学年轻态、新锐文学视界! — — 文艺风赏


没有好不好,只有喜不喜欢

春天屋顶上的霜:

  (一)

      傍晚回家,客厅放着一个袋子,袋子里的东西熟悉到我不需要打开,不需要刻意看,只是淡淡一瞥就知道是什么。我熟悉它就像它熟悉我一样。  

      晚饭时候,婆婆不经意地提起说:“那块毛毯,放在家里也是无用,明天新房子那边来人安橱柜,我怕磨了新地板,把它拿去垫着。”这种情况,我从来都是说好的。家里的大件小件,婆婆比我更熟悉,她有用得着的,向来是打个招呼拿走便是。但是它,不行!

      其实那块毛毯并不好,那是十多年前老妈赶集的时候买的,应该属于次品,只是一面有毛,本色是白的,却不知为什么上面却带着斑驳的青,一大团有一大团的,像是没有洗干净。同学说要是没有那些青色,总能让人想起孟尝君的“狐白裘”。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它的喜欢。春秋的时候会给它罩上蓝被罩当薄被子盖,冬天的时候干脆贴身铺着,尤其是每个月不舒服的时候。灌个热水袋,躲进厚厚的被子里,毛毯在身下毛绒绒的,躲在这样的小窝里,总会觉得外面阳光明媚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   曾经说过,喜欢一件东西的方式未必是珍藏,而是让它发挥最大的价值——将它用旧。这块毛毯从高一便跟着我,陪着我辗转于高中、大学、以及后来的单位宿舍。算算也有十一年了,它终于旧了,用婆婆的话说是毛都掉了还留着干什么,用公爹的话是留之无用,弃之可惜。

      他们不了解,有些东西与好不好无关,只是因为喜欢。

(二)

      家里有一盆不开花的君子兰,这盆君子兰也有七八年的历史。它原本是开花的,只是有一年被扔在空屋里无人照顾,冻渴之下,伤了根本。后来,老爸给重新培土,我将它抱回家,大概是伤得太重,它自此便拒绝开花。

      其后的几年,它整日没精打采地犯着懒,一副病恹恹的模样,叶子长得歪歪扭扭,蔫蔫的落满灰尘,而我除了浇水,鲜少打理。每次公爹来,苛求完美的他总是用湿毛巾将叶子擦的一尘不染,顺便铰掉几片长歪了的叶子。

      前年君子兰旁又发了一棵“旁株”,老妈说将这棵不开花的“本株”拔掉,将“旁株扶正”,我始终不肯,就让它那样长着,至于开不开花,根本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它在。  

(三)

      一直在用一只小小的钢笔,上大学那年买的,大三那年,花了很少的钱找宿舍楼下摆摊卖笔尖的老大爷给换了一个笔尖,因为长年累月地磨,上面的图案早已经模糊不清,只剩下深蓝的底色仍在。

     后来,带到单位,偶尔有同事借用,都会感叹一声:“你这笔,真好用的。”很紧张这支笔,坐在办公桌前,握不到它,心就跟缺了一大块一样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 看现在的孩子用的都是一次性钢笔,看来钢笔与墨水也正在被淘汰中。大概再不会有人对一只钢笔抱有这样的深情了吧?

 (四)   

      后半夜又被兔宝宝闹腾醒了,翻来覆去睡不着,吵着了某人,他大手一捞,将我拉进怀里窝着,我悄声问他:“咱妈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?小气到舍不得一块旧毛毯?”某人迷迷糊糊地说:“我也觉得那块毛毯用来垫橱柜浪费了。乖,别乱想,快睡吧。

      突然想起没结婚之前,婆婆曾对他说:“你就护着你媳妇吧!她就一点缺点没有?”老妈也曾问我:“你那眼睛就看不到他一点不好?”其实哪里有完美的人,只不过被一句喜欢蒙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就像是一本书上说的“我爱你,你便是全世界。”与好不好无关。可惜下一句很残忍,“不爱了,你便一文不值。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 可见有些东西再不好,在心里喜欢的人眼里,也是最好的;

     有些东西再好,因为不喜欢,也是别人的风景,与己无关。

     世上的事,大抵如此。

LOFTER官方博客:

若得长圆如此夜,人情未必看承别

快上西楼,怕天放、浮云遮月。但唤取、玉纤横笛,一声吹裂。谁做冰壶浮世界,最怜玉斧修时节。问嫦娥、孤冷有愁无,应华发。      玉液满,琼杯滑。长袖起,清歌咽。叹十常八九,欲磨还缺。若得长圆如此夜,人情未必看承别。把从前、离恨总成欢,归时说。——《满江红·中秋寄远》辛弃疾

不能预见,只可遇见,人生因此值得期待。愿你在故乡遇见更明亮的月色,愿你在灯火阑珊处遇见佳人回首,愿你举杯邀明月喝得尽兴,愿此情此景时时追忆都值得莞尔。

 — 光影如流水般在画面上流淌,华丽的视觉享受背后是摄影师从构图取景到后期修图的细致用心。(配图地址

CharlesWonderland — 每个城市都有不一样的面孔和相似的悲欢冷暖,拿着相机走进另一座城市,且把他乡作故乡。

吴俊俊•LoFoTo — 坚持给大凉山里的孩子们拍照的摄影师,传达着我们看不到的远方。孩子们天真的笑脸,就像大凉山的天光云影般纯净。

郭辉  — 他说“ 似乎处处都能听到人们在谈论传统,然而少有人真正了解传统。”我们赏月吃月饼过着传统节日,却离传统越来越远。传统绘画在现代社会何去何从?让他来告诉你。

更多推荐好博客>>